中国学员在美坠机遇难调查:起飞前曾请求教练报修飞机,未获同意

中国青年网

发布时间:08-0107:23

遇难的中国学员邱裕和美籍飞行教员Norris

“I don't mind as long as they fixed it.It might be the only one available.”(只要他们把它修好,我不介意,因为它可能是唯一能用的)

教员Norris在起飞前95分钟,拒绝了邱裕要求更换飞机的请求。

美国中部时间7月28日下午2点40分,中国学员邱裕驾驶编号为N456AG的飞机,从丹顿机场起飞,计划完成他考试前的最后一次飞行训练。

80多分钟后,飞机坠毁在了达拉斯东北约70英里的盖恩斯维尔机场附近。

坠毁的N456AG已基本解体

 无法点开的未读消息

坠毁的N456AG尾翼扎进地面,像一把折断的刀,斜插在旷野中。机体碎片四散在周围,引发的起火,烧黑了下面的草地。

当日下午4时许,德克萨斯州盖恩斯维尔市的一位路人,目击了这架飞机的坠毁现场。

两名机组人员都未能幸免。来自广东的中国学员邱裕当场死亡,他14个月前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转来,是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委托培养生。同机的美籍女教员Norris,在被送往帕克兰医院后不久被宣布不治身亡。

当天的飞行训练计划从下午2点40分开始,从丹顿机场起飞,原定于下午4点降落在达拉斯东北约70英里的盖恩斯维尔机场。但就在降落前的几分钟,一切戛然而止。

噩耗传来,50公里外的丹顿航校宿舍楼里,邱裕的室友呆坐在客厅沙发上,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。而远在中国的女友,在微博上用“崩溃了”表达自己的悲伤。

这是邱裕考试前的最后一次试飞。他所在的丹顿航校,是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合作航空学校之一。作为南方航空公司的委托培养学生,按照“2+2”计划,邱裕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读完本科前两年后,被派往美国培训两年,通过资格考试后,即可成为一名飞行员。

邱裕女友随后登录他的微信,结果在邱裕和教员Norris的微信对话框中发现,事发前,他曾对飞机的安全性提出质疑。

“I don't mind as long as they fixed it.It might be the only one available.”(只要他们把它修好,我不介意,因为它可能是唯一能用的)

这是教员Norris在起飞前95分钟对邱裕的回复,也成为一条再也无法被邱裕点开的未读消息。

坠毁时的飞行路线示意图

 三个月报修了10次

起飞前,邱裕对飞机安全问题提出质疑,要求更换飞机的请求,被拒绝了。

据同在USAG航校丹顿校区的同学介绍,拒绝的原因很可能和近期学校要求提高航校总体月飞行小时数有关,如果签派方面允许学员随意取消航班,那么很有可能导致总体月飞行小时数不足。在这种情况下,签派会要求学员能飞尽量就飞。

根据USAG内网的故障报告,从4月26日至今的三个月的时间里,坠毁的N456AG共报修10次,其中起落架出现4次无法缩回的故障,左引擎出现3次熄火故障1次转数无法稳定问题,右支撑出现2次问题以及仪表1次问题。

而这架飞机最近一次的报修记录显示,“N456AG因为两个原因被标记为需要维修。当执行触地复飞中,将起落架手柄置于上升档位时,起落架没有缩回。且发动机工作不正常,我们在滑行道上重新点火了”。

深一度注意到,这次保修的提出人正是遇难女教员Norris。

据了解,目前在USAG考商用飞行执照的同学大概有30-40人,航站运行时间是早上6点至凌晨2点,而商照学员一般早上6点至晚上11点都在进行飞行任务。一节课的飞行时间会达到3个小时,发动机运转2.4小时左右,中途休息时间很短,视排班而定。

“早晨拥挤在这里的几十个学员高频率使用飞机,从早飞到晚,很快就能变成故障百出的旧飞机。”一名中国学员向深一度如此表达他的担心。

坠毁的N456AG属于Piper PA-34-200机型,这是在USAG商照训练中双发飞机的唯一机型。据丹顿航校内网显示,该型号飞机原登记数量为11架,事发后为10架,坠毁飞机已不在列表中。飞机数据每小时更新,截至当地时间30日下午1点,可用飞机仅有三架。作为塞尼卡飞机一代产品,从1969年10月可靠机型的首飞、1971年9月生产型的交付使用,至今已经有50年的光景。

N456AG生产于1973年,坠毁前机龄达46年。

从4月26日到最后坠毁,N456AG有多达10次报修记录

 没有报修权利的学员

在学员当中,25岁的女教员 Norris受到很高评价:温柔、耐心、对学员很nice。她出身飞行世家,2018年11月份开始担任飞行教员至今。此前的工作是英语教师,大学所修专业为生物学和西班牙语。

按照规章制度,每次起飞前,航校维修处会检查一遍飞机,一切无误后会放行,之后飞机才会下发给签派,再由签派发放给教员和学员,最后执行飞行任务。

飞机维修过程和学员是分开的,学员接触不到维修人员和检修现场。只有航校教员有权利报告飞行故障。

多位学员向深一度证实,航校并不会理睬学员的问题报备。曾经有学员反映飞机存在无线电失效故障,无法联系塔台,但是在报备后,同一架飞机并没有做出任何修理,便给了下一个学员使用。

而只有航校教员报备故障,学校才会把飞机暂停使用,并让维修人员进行检测。

美国USAG航校共设有三个校区,其中有两个校区专门提供给中国学员,在邱裕所在的丹顿校区共有200多名学员,其中国际生有40-50人。

据悉,目前负责当天N456AG飞机状况的检修人员正在接受美国有关部门调查。

邱裕的一名不愿具名的同学在接受深一度采访时表示,事发后他曾联系邱裕的前教员Filios,后者表示:“如果他们(校方)去责怪其他人,而不是检讨他们自身的问题,那我会写一篇回忆文章击垮他们。目前没有人责怪是霍华德(邱裕的英文名)的问题,我绝不能忍受别人责怪他。”

美国USAG航校丹顿校区教员和学员合影,后面是学员训练使用的PA-34-200机型

中国学员暂停飞行训练

对于此次坠机事故,USAG航校官方公告中表示,“我们正在协助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(NTSB),联邦航空局(FAA)与地方当局调查此次事件。在接下来的一整个礼拜里,我们将在学校内设立申诉顾问,协助我们的员工和学员。我们对这次事件深感悲伤。”

据业内人士估计,这种调查持续时间通常会比较长,初步报告需要四五个月,系统报告可能需要一到两年。

美国调查官威廉姆斯(Williams)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调查的事实收集部分正在进行中,调查人员将查看飞行员的记录、天气、飞机和维修程序等线索。

事故发生后,中国南航暂时叫停了中国学员在该航校的全部飞行训练。据了解,派往USAG进行学员进修的国内航空公司并非只有南航一家,还包括天航、海航、东航等,但南航的委派学生人数最多,占航校学员总人数的40%左右。

在坠机事故发生后的航校内部会议上,一名中国学员与校方就飞机失事原因以及安全问题发生冲突后,决定放弃之后的飞行训练回国。目前已向委派自己的航空公司提出申请。

据学员称,USAG航校在校内会议上还表示,希望其他人不要受到该起事件的影响,第二天清晨六点继续进行原有安排训练。即使在坠机当晚,仍然有国际班的其它国家的学员在进行飞行任务。

多位学员还向深一度反映,入学前他们被要求和USAG签署免责协议。这份冗长晦涩的免责条款,其中内容包括:“本人理解,如本人因USAG的过失,导致本人受伤或死亡,本人、本人之遗产及本人家属均不得向USAG提起诉讼要求损害赔偿。如果本人受伤,无权获得任何赔偿金。本人进一步理解和同意,在本人死亡情况下,USAG向本人遗产或家属支付的唯一款项为10万美元。”

邱裕是家中独子,他的父母是聋哑人,妈妈开理发店,爸爸做木工,靠手艺过安安稳稳的日子,儿子是他们的骄傲。从小邱裕就懂得体贴父母、刻苦学习,他是村里唯一考上名校的高材生。今年3月27日,邱裕发了一条打卡丹顿培训425天的微博,在微博评论区回复友人还有三个月左右就可以回国。

起飞之前,邱裕的一位朋友还在校车里和他说话,“我问他干嘛去,他说他去飞,最后一班飞完就考试了。”那天天气很好,他飞走了就没再飞回来。

设为首页© Baidu 使用百度前必读 意见反馈 京ICP证030173号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