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上饶“麻将馆禁令”首日 当地居民反应如何?

长沙晚报掌上长沙

发布时间:10-2222:20

长沙晚报掌上长沙10月22日讯 据封面新闻消息(记者 陈彦霏 忻晓松)针对麻将馆打麻将这事,江西多地发布“麻将馆禁令”,这不是第一次。

10月20日,江西上饶玉山县和信州区两地警方,率先发布公告称,22日前,全县(区)范围内,营业性麻将馆自行关闭,茶楼、宾馆麻将室自行撤销……

公告一出,两地麻将馆从喧闹回归平静。不过,网络争议声四起。赞成者称,禁绝赌博,净化风气。反对者认为,禁令一刀切,如此行政过于简单粗暴。

记者注意到,紧随前述两县区之后,宜春、抚州、新余等地也相继发布了“麻将馆禁令”。

按照通告时间表,麻将馆自行关停最后窗口期为10月22日。据此,记者来到上饶,实地探访“麻将馆禁令首日”。

“他们没让开,我就没开”

沿着漆黑小路,绕行七八百米,市井深处,藏着一个麻将馆。没有往日麻将声,以及麻友交谈声,这里安静得有些反常。

时针指在10月21日晚8时,上饶市信州区破塘路麻将馆旁,一位老人坐在椅子上,望着大街,目光呆滞;旁边,有几位老人聚在一起,谈论着什么;更年轻者,则靠在椅子上,用手指滑动着手机屏。

项妈妈今年61岁,开麻将馆已两年多。她端着饭碗,快步走来,走近后,直言不讳地说:“他们没让我开,我就没开了,肯定会支持工作。”

的确,项妈妈身后麻将馆,空空荡荡,6张机麻桌一字排开,座无一人。身后墙上,张贴着上饶市公安局信州分局发布的《关于依法取缔营业性麻将馆、棋牌室的通告》,其中提到“凡以营利为目的,聚集多人赌博的麻将馆、棋牌室均为取缔对象……在2019年10月22日前自行关闭。”

与此同时,离项妈妈麻将馆不到500米,青藤茶楼也停业了。青藤茶楼有两层楼,装修精致。今年7月2日,老板陈先生办理了营业执照。陈先生本想好好经营下去,现在也是人去楼空。

“这里不能搞这个”

赌博判定标准,项妈妈不懂。她只知道21日下午有警察登门。当时,馆内有两桌人在打麻将。民警就对她说:“这里不能搞这个了。”

项妈妈说,在她这里打麻将的麻友,一般是住在附近的老年人。“当时一桌打得5毛,一桌打得1块,怎么会是赌博呢?”

在项妈妈直觉里,这点钱也只是老年人玩玩,而且“有的老年人舍不得钱,打的都是两毛的。”

项妈妈一边说,一边端着饭碗坐在麻将桌旁。她说,以前晚7点她要忙一点,不仅要招呼客人,还要泡茶倒水茶送点心。如今,没了这些事情忙,她感到空落落的。

“我们老年人,开麻将馆,或者聚在一起打麻将,就是想找点事情做,不至于一个人呆在家,那么无聊。”项妈妈说,麻将馆收费并不高,一个人5块钱,可以打五六个小时,还送点心水果。

禁令真的来了!

“麻将馆禁令”的传言,其实早在今年7月就有了。

据多位居民证实,今年7月,信州区曾发布一次“麻将馆禁令”。不过,当时并非明文告示。

据项妈妈回忆,当时,她只是听其他麻将馆老板“不让开了”,她也就跟着停了一段时间。“没过多久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大家陆陆续续又重新开了,我不敢开,别人还觉得我胆子小。”项妈妈称,但她没想到,两个月后,明文公告禁令真的来了!

“把钱换成贴纸条?”

“你说我们这个不是赌博吧,又沾了点小钱,我也说不清楚,反正他们不让开我就不开。”项妈妈说,她曾建议麻友们,“把钱换成在脸上贴纸条”,但是大家纷纷拒绝,觉得那样太傻。

对项妈妈而言,麻将馆说关就关,这份损失可谓不小。项妈妈尚未退休,丈夫已去世,家里孩子暂未找到合适工作。为让家里生活宽裕一点,于是拿出一万多元现金,买了6台机麻,然后还在麻将馆装了空调,“现在不让做这个了,也许只能找点其他做的吧,我也不知道做点什么。”提到现状,项妈妈满眼迷茫。

时针指到深夜10点,附近店铺纷纷关门,项妈妈的麻将馆虽然没有开张,但还亮着大灯,没有关的意思。

“都没生意做了,你怎么还把店开着?”

“即便不能打麻将,我就希望大家能过来聊聊天也好。”项女士说。

麻将没得打,喝茶吧!

10月22日上午,麻将馆自行关停首日。

青藤茶楼里,几个中年人正喝茶聊天。平时,他们就是一起打麻将的麻友,“现在麻将没得打了,我们不就只能在茶楼里喝茶了哦!”一位面带苦笑。

据了解,他们都是上午忙自己的事,下午下班后才聚过来打打麻将。

“我知道警方是想禁止赌博,但在自家打麻将,不仅扰民,还不方便打扫卫生。现在麻将馆都不让开了,我们能怎么办?”据在场打麻将的常客反映,今年7月份,当地曾有过一次集中情理,但只是规定禁止打有赌博性质的“红中”麻将,其余麻将数额不得超过1000。

“我的确没想到这次一刀切了。”茶楼老板陈先生说,18日,当得知这一消息后,他一下子懵了。

原来,这家店,陈先生花了15万才盘了下来。7月拿到营业执照,让他没有预料到的是,开张多久就得停业。“现在每个月租金水电费都六七千,我只希望不要一刀切,给我们一个正常娱乐麻将的标准。”陈先生建议。

“首先发布这个东西肯定是好的,它打击赌博啊。除一些老年人,年轻点的打麻将,哪个不是几百上千?”让这位出租车司机赞成“麻将馆禁令”的理由,还有三年前,上饶曾发生一次因麻将纠纷捅杀人案。

另有几名小贩称,他们不打麻将,所以觉得“麻将馆禁令”说不上好坏,“但打麻将可能发展成赌博,我觉得应该禁。”其中一人说。

反对者也有话说。

10月21日晚,项妈妈麻将馆外,多位居民倾诉自己对“禁麻令”的不解:“打麻将其实可以预防老年痴呆的,真不知道这样好好的为什么不让打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赌博呢,现在谁敢赌博哦!”

“我们这里都是老年人打打小麻将,年轻人不会来的。”

“现在没有麻将打了,大家都不知道做什么了,还商量了半天。”

从一刀切到调整措辞

记者注意到,江西上饶不止信州区发布了“禁麻令”,在信州区发布通告两天后,10月20日,江西上饶玉山县公安局发布通告,要求22日前县内营业性麻将馆、棋牌室等场所自行关闭、撤销。

遭网友质疑后,玉山公安于21日删除了原通报,并调整措辞补发了新通报,原有的“关闭营业性麻将馆、棋牌室”的表述,变为“对利用棋牌室、麻将馆等场所进行赌博违法犯罪进行整治”。

界限究竟在哪?公开资料显示,关于赌博,全国各地对金额规定都有所不同。

《上海市公安局关于对部分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实施处罚的裁量基准》规定,个人赌资在人民币200元以上的,就属赌资较大,可予以治安处罚。

《内蒙古自治区公安行政处罚裁量权基准》则规定,单注金额二十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的为一般情节的违法行为情形。

在江西,根据《江西省公安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参照执行标准》和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70条之规定:不以营利为目的,亲属之间进行带有财物输赢的打麻将、玩扑克等娱乐活动,不予处罚;亲属之外的其他人之间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打麻将、玩扑克等娱乐活动,不予处罚。

麻将馆还能开下去吗?

上饶市信州公安分局宣传负责人回应称,对于是否会修改通告措辞一事,他称“局里领导也注意到了网上一些评论,还在开会讨论这件事。”,对打“5毛麻将”算不算赌博一事,他表示“具体法律都有规定。”当记者进一步提出,虽然“治安条例”有明确规定,但在走访中发现一些打几毛钱麻已关停现象时,该负责人表示:“一切按照法律规定。”

律师观点:初衷是好,做法不妥

北京律师周兆成则认为,对于江西警方发布通告,全面取缔营业性棋牌室、麻将馆等这一做法,初衷是好,但做法不妥。

周兆成认为,现实中,在棋牌室等场所,的确存在以麻将、棋牌等方式,实施聚众赌博,或以棋牌室为名开设赌场的违法犯罪行为。对于类似行为,公安机关必须依法予以严厉打击。对于类似场所,也应该立即依法进行取缔。但是,对于部分群众利用业余时间从事打牌和打麻将活动,如没有以盈利为目的,参与钱财输赢,则属于群众正常娱乐活动。不应该被一刀切的加于禁止。所以对于合法经营的商户,可以就江西警方取缔行为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,也可以向上级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进行投诉和提请监督。

设为首页© Baidu 使用百度前必读 意见反馈 京ICP证030173号 
返回顶部